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炮灰大作戰最新章節 - 2026、穿哪一套呢

炮灰大作戰 2026、穿哪一套呢

作者:矛盾的橙子書名:炮灰大作戰類別:玄幻小說
    水手服扭了扭,“我是單菲,我是單菲,我的銘牌上寫著單菲呢,我就是單菲。”

    這些衣服里面有穿戴者的靈魂么?

    童心蘭也不敢問,也不敢嘗試解開衣架“封印”。

    紅裙女的紅裙子,也不知道是哪一條,是有污跡的還是這一條,畢竟變成鬼之后,衣服是臟還是干凈,感覺就是一個念頭的事情而已。

    死法,會和選的衣服有關么?

    如果選擇了紅裙,那么在這個花房里面肯定是遇不到危險的。

    只有進入了迪斯科內部,才會遇到“必死”的局面。

    “女孩子都喜歡穿漂亮的衣服,你們覺得我穿哪一件會更好看呢?”

    童心蘭雖然心中已經有了決斷,但還是試探性的把問題扔了出去。

    紅裙子極力自薦,“當然是穿我啦,你現在也是穿的大紅色裙子,你的妝容也適合大紅裙,你難不成是看上這個水手服了?水手服不適合您現在的妝面嗎,舞會里面,還是走成熟性感風格更能吸引人哦。”

    單菲的水手服說道,“你應該穿我的,你本應該就是穿我的,你也穿了水手服的啊。”

    紅裙子裙擺一翻,像是抬腳踢了水手服一腳一樣,“你個學生妹,懂個屁,紅裙子才是浪漫,男人就愛這調調。”

    單菲的水手服嚶嚶嚶的用她的原話反罵了回去,“浪漫?阿姨,你就不懂了吧,穿水手服是情趣,男人照樣會喜歡的,再說了,穿什么衣服關男人什么事情啊,穿好看的衣服畫好看的妝,也可以是為了讓自己開心啊,干嘛非要討好男人?老阿姨你過時了,你個老古董,懂個屁的情趣。”

    “你們這些小泵娘,真是無知者無畏啊,什么取悅自己,你開心了有個屁用,你自己開心了就能活下去么?得男人看了開心才有用知道么?”

    “哦?那你這么妖艷兒,你怎么還是死了呢?”

    “我死,我是自己作死,我可是最漂亮的裙子,全場最漂亮的女人,鬼王舍不得我死的,我是自己……”

    言辭激烈的和水手服吵架的紅裙子突然安靜了下來,它慌慌張張的看向了門外,裙擺不安的前后挪動。

    如果她說的話是真的,那就能解釋為什么磊子說他捉迷藏的時候,死法和其他玩捉迷藏的不一樣的。

    他和這個穿紅裙子的女人,都不是因為本身的游戲死掉的,她們自己作死了,他們碰了不該碰的東西。

    當然,前提是建立在這個紅裙子說的話是真實的基礎上。

    而單菲的裙子說的話,讓童心蘭也弄明白了自己想治的事情,對水手服說道,“單菲,我不穿你,我要穿紅裙子,不過,我會放了你。”

    “真的么,謝謝!這樣的話,我們就是朋友了!”

    朋友!

    她記得測評老師的話。

    這個世界再可怕,再難攻克,對于任務者來說,只要她的靈魂還沒滅,她就會覺得自己還是有機會的,所以童心蘭覺得自己可以幫單菲一把。

    雖然她之前是跟著梅治一伙的人,但是她應該也只是臨時組隊罷了,算不上多過命的交情,所以幫她,童心蘭壓力不大。

    “好,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朋友了!”

    童心蘭解開了單菲的衣服的衣架,她膨脹了起來,但里面空落落的,就懸空浮在地上。

    “小蘭,我跟著你,我穿在你里面好么?不然我出不去的。”

    紅裙掙扎了起來,“你竟然想在我里面,混出去,我不干不干!”

    童心蘭一手擰著衣架,一手扯著潑婦一樣鬧騰的紅裙,“你不干也得干,不然我就不穿你了,我穿它。”

    “嗚嗚嗚,好吧好吧,我想出去,我不想呆在這屋子里了,怪可怕的,好孤獨啊,我這么漂亮的裙子,就該展示給大家看才行,呆在衣帽間里,真的好難過,好孤獨,好傷心,好寂寞啊。”

    “停停停,別說了,就這樣吧。”

    童心蘭先讓單菲的衣服貼近了自己,一秒換裝。

    這套衣服穿上,就像童心蘭剛從教室里面出來的感覺,不過她臉上的妝容就比較濃艷了,的確不適合清純的水手服。

    “哼哼,你看嘛,我就說了,不合適,不好看,我可是超級貼身的裙子呢,水手服在里面,會阻礙我發揮最好的狀態的。”

    嘴里罵罵咧咧的,紅裙在童心蘭解開了對她的限制之后,也跳到了地上,在童心蘭面前轉了幾圈,就像在跳華爾茲一樣。

    “你,收緊一點啦,你的百褶裙擺凸出來,我的裙擺是下垂的,你凸出來不好看的,收起來。”

    紅裙挑剔的圍著童心蘭轉了一圈,單菲的裙子有些生氣,不過最后還是聽紅裙子的話,將自己的衣擺、裙擺都收攏了,嚴絲密縫的貼合在童心蘭身上。

    這下子,紅裙子才滿意了,一下子穿在了童心蘭的身上。

    “阿,我們走吧,我急不可耐的想要去參加誤會了呢。”紅裙子上了童心蘭的身之后,裙擺無風自動的飄蕩了起來,讓童心蘭整個人看起來都有了一種飄逸的美感。

    這紅裙真會搞氣氛。

    “對了,穿上這么好看的紅裙子,你不考慮選點首飾么?那邊,梳妝臺,有好多好看的首飾。”紅裙急切的往一個方向飄去。

    “你這一頭秀發,光禿禿的,一點點綴也沒有,穿上艷麗的大紅裙,頭上應該別上一點小水鉆頭飾的,對了對了,脖子上再選一根項鏈,手腕上也得選一根鏈子,最后腳踝上,也選一根腳鏈。”

    童心蘭沒有拒絕,她想要知道紅裙的真正死因。

    她跟著紅裙的牽引,到了梳妝臺前方。

    這時候單菲的水手裙悄聲的童心蘭耳邊提醒道,“不要,不要,不要拿這些東西。”

    童心蘭把視線落在紅裙上,她抬手嘗試著按了一下梳妝臺的燈,梳妝臺就亮了起來。

    梳妝臺上放了好幾個首飾盒。

    衣帽間有首飾盒并不奇怪。

    最讓人奇怪的是,首飾盒旁邊還放了一個音樂盒。

    音樂盒,這可不就對上了么。

    童心蘭伸手,往音樂盒摸去,“你們說,這個音樂盒放出來的音樂是什么曲子呢?”(未完待續)
快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