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穿越之教主難為最新章節 -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許愿請小心

穿越之教主難為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許愿請小心

作者:揚秋書名:穿越之教主難為類別:玄幻小說
    別說,春壽還真的挺清楚的,劉二著人打聽消息,其實并不怎么全面,一來當初黎漱出事,是在趙國,這樣的事雖是大事,卻也損了黎漱的臉面,因此能不說就不說,因此劉二其實對這事還真沒半點概念。

    只曉得大教主當日火急火燎的要找長孫表小姐,本來急吼吼的說要趕過來,結果接下來半點消息都沒有,急得他!以為是大教主趕赴南楚途中出事了!

    后來見到大教主時,見他臉色不好,也不敢問,他們怎么敢問啊!

    所以對黎晨曦此人,一開始只停留在醫術好,人長得好,是宇國開國君王黎氏后人,如此而已,因多年前曾在外行醫,故冀王著人打聽時,就打聽到了她,往宇國的路途不遠且平坦居多,趕路較旁的地方輕松。

    冀王近年越發講究享受,能坐不站,能躺不坐,皇帝派差事給皇子們做,他只挑輕松的,黎晨曦貌美醫術高明,最重要的離得近,他自然就趕著去請了。

    說起來也是他走運,一開口人就答應了。

    劉二拿到鴿衛查到的數據時,很自然的就忽略了黎晨曦此人的個人信息,要不是春壽好奇去找他問,他還真不曉得,這人竟與大教主有段過往。

    只是他不懂啊!大教主接了消息要趕回南楚,關黎晨曦什么事啊?她為什么要給大教主下藥?還把人迷昏了半個月,連謹一都中招,嘖嘖!

    莫怪后來大教主的作風丕變,以往最是豪爽的一個人,有相熟的人相邀,他都會欣然赴約,現在的他,除非是知根知柢的人,如鳳老莊主這樣的,否則根本不輕易與人同桌。

    那會兒,劉二還以為是長孫表小姐的驟逝,給大教主的打擊太大,使得他改變了作風,再加上養了教主,教主小時候那叫一個瘦骨嶙峋啊!又有嫡祖母、大伯母等人對她虎視眈眈,大教主為保護徒弟,不得不做出改變。

    如今再看,只怕是黎晨曦給他的陰影太強大,逼得他不得不改變作風。

    其實這樣也好,鷹衛要保護教主就省事多了!

    因為呢!她基本就是不出門,就算出門,也有一大群人護衛著,說是江湖人,卻比大家小姐出門還壯觀,或許該說,黎漱是以天盛朝時,郡主公主之流出行的規模待之。

    黎淺淺本就是個宅女,在科技發達的前世,只要有電,有通訊設備,她就不愁吃穿,連話都不用說,打幾個字就溝通完畢,多好!

    對黎漱把她當大家閨秀圈養在家,她是一點意見都沒有,出行時,那么多人隨行護衛,她也沒啥意見,因為她接觸的還是只有身邊的幾個人而已。

    劉二曾以為,小孩子都喜歡往外跑,快活嘛!可自家教主打小那就是個怪胎,動是好動,可不愛往外跑。

    他還同謹一憂心過,萬一教主哪天脾氣上來,跟大教主鬧別扭,他們這些人該挺誰啊?

    誰知這事,直到教主安然出閣,都不曾發生過。

    也幸好大教主遇上教主時,已是被黎晨曦傷害過,改了性情習慣后,否則要按他以前的性子,八成會受不了教主的悶吧?

    畢竟江湖女俠,豪爽外向的居多,他所見過的女俠里頭,十有八、九都是坐不住的,哪像他們家教主,畫起設計圖,寫起企劃案就是半天不挪騰的。

    要是按這樣來看,他們似乎還得感謝黎晨曦了。

    黎淺淺他們回府后,就把春壽找來,春壽一聽,要問黎晨曦的事,當即像倒豆子似的說個沒完,從她原訂要入宮為妃,到宇國君王應承她,不必入宮為妃,隨后出國行醫,遇上了大教主,大教主有事要走,她竟不由分說給他下了藥。

    這里與黎漱謹一他們說的吻合,春壽又接著往下說,直把黎晨曦的底都給掏光了才收聲。

    黎淺淺冷哼一聲,“當初給表舅下那般陰毒藥物的丫鬟還在嗎?”

    “還在,還在她身邊侍候著呢。”春壽因為好奇,所以曾經在黎晨曦上門時,悄悄的躲在角落偷看。

    因此知道她身邊的丫鬟有哪些,鴿衛們打聽瑣碎的小道消息很厲害,但要從這些雜亂無章的片斷消息里頭,找出可用的,那才是真本事。

    今次派去跟著冀王一行的鴿衛頭兒,就是這么一個大寶貝。

    得知春壽對黎晨曦的消息特別感興趣,他就趕著把關于黎晨曦的事,全都給理出來,包括了黎晨曦丫鬟們家人的評語以及抱怨。

    那個給黎漱下那歹毒藥物的丫鬟原本叫阿晨,因是早晨出生的,她哥也跟她一樣,是早晨出生的,所以叫阿早,家里有個阿早了,女兒就叫阿晨,黎晨曦挑丫鬟的時候,她娘給挑了阿晨。

    阿晨的名重了主子的,自然是她改名,改了個跟早晨無關的名字,叫南菊,其他丫鬟很是羨慕,菊花呢!她們有的叫甘草,有叫白,清一色藥名,獨她,因與小姐重了字,所以小姐給她起名特別用心,叫她南菊。

    可南菊心里樂不樂意呢?自然是不樂意的,那是她過世的爹給她起的,可不改名不去小姐身邊侍候?她又舍不得,只得忍了。

    畢竟小姐可是有望進宮為妃呢!

    她可是見過君王的,那可是高大身量俊美無儔的帝王呢!手握權柄富甲天下,小姐入宮就是為妃,身為小姐身邊的丫鬟,身價也跟著水漲船高啊!

    一開始她還沒想太多,后來漸漸年長,少女情懷總是詩,一縷情絲就這樣牽記到那俊美的君王身上。

    想到君王對小姐百依百順,總不免要幻想,倘若如此柔情待我,我就是立刻死了也甘愿啊!

    任誰也沒想到,黎晨曦會突然拒絕入宮,君王竟然也允了!

    一棍子打蒙了所有人,南菊閑時返家,總忍不住要跟親娘抱怨一二,說到最后,總是憤憤不平,覺得黎晨曦此舉不止只斷了她自己的前途,也壞了她的未來。

    南菊娘不懂女兒在說些什么,她就一莊子上忠厚老實的仆婦,可她嫂子不然,她曾是黎晨曦親娘身邊侍候的大丫鬟,因為被大奶奶嫌棄,強把人要過去后,隨手就把她配給莊子上趕車的南菊哥哥,那個叫阿早的男人。

    阿早媳婦知道自己為何被大奶奶趕出府,因為大爺看上自己,想把自己討過去作妾,只是他還沒來得及開口,大奶奶就先一步把她討了去。

    他們夫妻毀了她與鄰居哥哥的好姻緣,所以她一聽,就知道小泵南菊這是春心萌動,再細聽方知,她那小泵竟然看上了君王?

    大小姐不肯入宮為妃,南菊竟抱怨她壞了自己的未來?難不成君王曾對南菊青眼有加,以致她有此想法?

    阿早媳婦為此偷聽了好些回壁角,后來知道君王大概根本不知道有她這個人時,不禁跟丈夫嗤笑小泵的奇思異想。

    阿早對妹妹沒什么特別情感,只記得是特愛哭特要強,什么都要跟他比,什么都要搶他的,爹在的時候如此,爹沒了后更是如此。

    明明他現在才是一家之主,可這個妹妹仗著是在主家小姐身邊侍候,很是瞧不起家里人,每每回來總是擺出一副睥睨的姿態,叫人看了很不痛快。

    得知她竟對君王起了心思,阿早第一個感覺不是狂喜,而是恐懼,就怕這個妹妹為此執念,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來。

    “不得不說,南菊的哥哥還真是有先見之明,他妹妹可不就是做死嗎?”竟然敢給他們家大教主下那么狠毒的毒藥。

    “所以黎晨曦一直云英未嫁?”

    “是,那個叫南菊的也跟著沒嫁人,其他丫鬟早就出嫁生子,獨她,還跟著沒嫁。”春壽嗤笑,“聽說這次她們出來前,那個長福長公主建議她過繼出去,只要她不再是黎家人,大教主就不會因她是同姓而拒絕她了。”

    黎淺淺聽到這里,腦中靈光一閃,忽然想通了什么,“她們祖上是不是有什么祖訓之類的?”

    “是,說是不許同姓通婚。”春壽頓了下,隨即跟著反應過來,“所以黎名醫對大教主是……”她倏地噤了聲,只眨巴著眼睛看著黎淺淺。

    黎淺淺點頭,“應該就是這樣,所以當年她對表舅雖動了心,卻遲遲不敢表白,既怕表舅拒絕她,更怕表舅接受她。”

    就算接受她,她也會因黎家祖上遺訓而無法嫁給黎漱,“說不得她祖宗和表舅祖上是一家呢。”

    春壽聽到這里,愣了下驚道,“教主,似乎就是這樣呢!”然后就把宇國開國君王黎盛及第二代君王黎嘉的歷史說給眾人聽。

    黎淺淺恍悟,“看來黎晨曦還真是跟表舅有親戚關系啊!”雖然是遠親,但好歹是同個祖宗啊!哦,對,也跟她是親戚,呵呵!幸好,她早讓人以為她們夫妻已經回南楚去了,要不然按照這位的作法,難保不會朝自己下手。

    如此一來,黎漱說當初黎晨曦看他的眼神,令他備感不悅,似乎她知道什么他不知道的大秘密似的,看來就是這件事情了吧?

    然而這算啥大秘密啊!也不過是黎晨曦自以為是罷了!不過也難怪她會如是想,畢竟她自小就是被眾人拍捧著長大的,又有貴如君王者對她傾心如斯。

    出得門來,看到讓自己動心的人,就認為對方肯定也同自己一樣,與自己有著一樣的想法,似乎也不奇怪。

    黎淺淺可以理解,當時初出遠門的黎晨曦,乍見到如黎漱如此出色的男人,對他一見傾心再見鐘情,黎晨曦生得有多美,她不知道,但從鴿衛的回報,以及來自春壽的第一手消息,黎淺淺可想見,那時的黎晨曦有多美,美人大多自信無雙。

    縱使醫術再如何了得,黎晨曦當時也不過是十幾歲的姑娘家,剛從被保護的溫室出來,又因她身邊有著武功高強的侍衛保護著,所到之處無不為人拍捧。

    即使有嫉妒她美貌的女孩們,對她酸言酸語,有丫鬟、侍衛層層保護,黎晨曦根本接觸不到這些人的敵意,而男人們,對這么一個美麗不可方物,醫術高明的女子,只有追捧的份。

    對年輕的黎晨曦而言,這個世界還真沒有不喜愛她的人!

    故她一廂情愿的認定,只要自己開口,黎漱就會拜倒她在的石榴裙下,與她成雙成對。

    完全沒想過,黎漱對她根本無意,甚至是只有厭惡,而無好感。

    “這也太天真了吧?”葉媽媽送茶水進來聽了一耳朵,這時也忍不住開口了。

    “沒辦法,人家就是這么天真無邪,不然也不會把那個叫南菊的一直留身邊侍候了。”春壽聳肩道。

    黎淺淺等人想了下,也覺得還真是如此。

    “不管她了,反正表舅說了不見她,那就隨她去折騰吧!”

    春江點點頭,春壽卻問,“教主,那個南菊好大膽子,敢對大教主下藥,咱們難道就這么放過她,不給她點教訓嗎?”

    黎淺淺冷笑,“自然是不會放過她,不過呢!這會兒,她那位好主子還對表舅有意思呢!咱們一旦對她動手,難保她那主子就此纏上來,我可受不了那種自以為是的女人,寧可忍忍,等適當的機會再出手。”

    春壽當即就蔫了,“那要等到什么時候啊?”

    黎淺淺走過去拍拍她的腦袋,以前都是她們拍她的腦袋的,現在換她拍她們了,哈哈!

    “放心吧!你想想看,黎晨曦思嫁表舅不成,會怎樣?宇國那位君王早些年肯允她不入宮,現在呢?尤其是在知道,他妹妹和王后共謀,要將他放在心尖上的人由黎家女變成君家女,成為他的妹妹,他會怎么想?”

    當時的君王會答應黎晨曦不入宮,除了政治上的考慮外,還有因為相信愛就是讓她如愿以償。

    可是這么多年過去了,心上人還小泵獨處,那表示什么?她愛的人不珍惜她?已經為王多年的他,知道當年自己的放手,間接造成她今日的孤苦無依,甚至被王后及長公主設計,過繼到王族以便不必再遵守祖上遺訓,好嫁給心上人,卻仍慘遭拒絕。

    君王會怎么做呢?

    心疼黎晨曦,不管不顧的將其納入后宮,好粉碎王后及長公主的謀劃,也好讓他自己得償所愿,從此得以正大光明寵愛黎晨曦啦!

    “可這么一來,那個南菊不是也得償所愿了?”

    “你傻啊!要是黎晨曦知道她會被表舅拒絕,全是因為南菊當初的作為所致,你覺得她會讓南菊好過?”黎淺淺挑眉問道。

    嗯……她們可以想見,南菊姑娘往后的日子難過了!
快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