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醫品宗師最新章節 - 第二百六十五章 你竟然還能解毒?

醫品宗師 第二百六十五章 你竟然還能解毒?

作者:步行天下書名:醫品宗師類別:玄幻小說
    面對世界各國高手的嘲諷。

    方丘不但沒有半點不滿之色,反而一臉淡然的笑著說道:“你們先出手,后面可能還會遭遇到各種情況,到你們不行的時候,就是需要我出手的時候了。”

    這話一出。

    現場,所有人都被噎住了。

    誰能想到,方丘竟然敢說出這種話來,簡直是不把他們放在眼里啊。

    “我們不行?明明就是你不行。”

    “你在那裝什么呢?我看,你還是繼續當你的縮頭烏龜吧,我們會保護好你的。”

    大家紛紛吐槽和嘲諷。

    對此,方丘也依舊只是淡然一笑,沒有回應。

    “繼續前進!”

    山姆三兄弟的老大張口大喝一聲,然后帶著眾人前行。

    路上。

    這群人依舊在互相比拼,各自吹牛逼。

    “對了,大家都知道你們三個是兄弟,可你們各自的名字是什么呢?”

    突然,一個法蘭國的人問道。

    “羅克·山姆。”

    走在最前方的三兄弟的老大張口說出自己的名字。

    “奧克·山姆。”

    老二緊隨其后。

    “諾克·山姆。”

    老三也隨之應聲。

    聞言,眾人了然點頭。

    這時。

    “各位。”

    方丘突然開口,說道:“有一個問題,不知道你們發現沒有?”

    “什么問題?”

    一人詢問。

    “經過了與狼的大戰,又經過了與鐵騎的大戰,你們的能量好像并沒有補充,你們發現了嗎?”

    方丘笑問。

    眾人,臉色一變。

    他們之前都沒有太在意,因為消耗損失掉的能量也不算太大,而且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互相之間勝負欲的比拼上。

    現在,方丘主動提起來,他們才終于發現這一點。

    再仔細想象。

    確實跟方丘所說的一樣,他們的能量一直在被消耗,而且一直都沒有被補充起來,甚至連一絲都沒有恢復。

    “這是怎么回事?”

    走在最前面的羅克立刻停下腳步,轉頭盯著方丘,問道。

    “不知道。”

    方丘聳聳肩膀,說道:“我猜,或許是因為這個地方有些特殊吧。”

    聞言。

    大家轉目掃望一圈。

    然后,各自開始思考著,繼續前進。

    沒一會兒。

    “不就是兩次戰斗的消耗嗎,我的實力這么強,這點消耗根本就不算什么。”

    人群中,突然傳來一個人的話聲。

    眾人一聽。

    對啊。

    著么點消耗有什么可擔心的。

    就算接下來真的有更加可怕的事情會發生,他們也只需要保存好報名的能量就可以,更何況以他們的實力,這個遺跡里面的東西,還真沒辦法威脅到他們的性命。

    毫無疑問。

    這個家伙的一句話,讓原本因此而感覺到擔憂的眾人,都在這一刻放松了下來。

    可就在這時。

    “咻!”

    一個尖銳的破空聲突然襲來。

    眾人趕緊轉過頭,聞聲看去。

    赫然發現,遠處有著一支利箭,朝著這邊暴射而來,那一支利箭的目標,赫然就是剛才說話之人。

    “哼!”

    看到自己才剛吹完牛逼,就有利箭襲來,這人頓時不屑的冷

    笑一聲,直接伸手一把抓住從正面暴射過來的利箭。

    “小心!”

    方丘急忙大喊。

    “嗯?”

    那個抓住利箭之人,眉頭一挑,趕緊松開手掌。

    立刻發現。

    自己的手掌雖然沒有被這支利箭劃開口子,但是掌心已經黑了一塊,而且這一塊黑色的區域,正在緩緩的蔓延。

    “有毒!”

    這人雙眼一瞪,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周遭,各國高手的神色,也在瞬間變得凝重了起來。

    與此同時。

    一陣陣腳步聲傳來,大家趕緊抬頭望去。

    發現,四面八方竟然出現了無數的弓弩手,而且遠遠的看過去,大家都能非常清楚的看到,那些被安裝在弓弩上的利箭的箭頭都泛著烏黑的光澤,明顯都是淬過劇毒的。

    看到這么多密密麻麻淬了劇毒的利箭瞄準自己,眾人都震驚了。

    “這種局面,我最喜歡了。”

    人群中,一個來自意志國的高手站出來,右手一揮,直接從后背上取下來一個圓形的盾牌,然后立刻催動。

    盾牌上,綻放出來一層透明的能量,瞬間將所有人全部籠罩其中,就像是一口透明的鐵鍋一般。

    下一刻。

    四面八方的利箭,鋪天蓋地的暴射而來。

    重重的轟擊在這一層能量護盾上。

    “沖上去,殺了他們。”

    用護盾保護住大家的人,張口大喊。

    大家也很清楚。

    就算護盾能保護的了一時,也保護不了一輩子,畢竟人的能量是有限的,所以必須趕緊解決掉這些弓弩手才行,否則最終受傷的只會是他們自己。

    “殺!”

    羅克低吼一聲。

    后背上,兩團霧狀的紅色能量涌現出來,然后一對蝙蝠翅膀,竟是突然自其背上破皮而出。

    隨著蝙蝠翅膀的出現,他嘴巴里面也生長出來了兩根尖牙。

    “嗖。”

    翅膀一動,羅克整個人就以一種極為可怕的速度沖了出去,朝著正前方的弓弩手沖上去。

    其他方向,也各有高手沖擊出去。

    還有一些高手,則是直接施展遠程攻擊,進行遠程射殺。

    特別是法蘭國的那個胖女人。

    他甚至連保護著眾人的能量護盾都沒出去,只是輕松的揮舞雙手,就輕易的將遠處的弓弩手斬殺。

    仔細看去,方丘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些被其斬殺的弓弩手,腦袋上都纏繞著一些紅色蔓藤一般的能量。

    精神力!

    這種能量,方丘曾經敵對交手過。

    不過,當初交手的時候,那個人使用的精神力太弱了,根本無法跟方丘的神識碰撞。

    可眼下。

    這個胖女人施展出來的精神力,明顯要強大非常多。

    甚至已經修煉到了精神力化形,可以直接在遠程殺人的程度。

    看起來。

    世界各國的一號種子選手,果然都不是什么弱者啊。

    站在最中間。

    方丘依舊沒動,一如之前一般,繼續觀看著各國高手施展出來的各種手段,并且暗暗的把每一個人使用的手段都給記下來。

    現在看起來似乎沒什么用,但是到了世界聯盟主導權爭奪戰的時候,這些看似沒用的信息,絕對有大用!

    原本,方丘以為,在各國高手手段其出的情況下,那些弓弩手肯定會像之前一樣,被快速屠殺一空。

    可沒

    想到的是。

    這一次的情況,竟然出現了變數。

    跟之前的鐵騎不同,這些弓弩手被沖陣之后,竟然紛紛開始后撤。

    眾人瘋狂追擊。

    追著追著。

    在遠處的天邊,眾人赫然看到了一連片的奇怪的東西。

    看起來就像是意大利炮!

    還沒等眾人確認。

    那邊。

    一路后撤過去的弓弩手們,已經開始打響了他們手中的意大利炮。

    “砰砰砰……”

    巨大的打-炮聲傳來。

    不過,并沒有炮彈從那些炮管里面被發射出來,反而是一團團的天地之氣,隨著打-炮的響聲傳開,從遠處暴射而來。

    見狀,世界各國的高手,手段齊出。

    把所有的天地之氣炮彈,全部在半空中攔截下來,然后瘋狂的進行遠程攻擊。

    良久之后。

    才好不容易將那些弓弩手全部擊殺,連同意大利炮也全部摧毀。

    終于又安全了。

    大家紛紛的長處一口氣,全部折返回來。

    雖然這一次又破了敵,但是大家這一次被消耗掉的能量,明顯要比之前多一些。

    然而。

    這些外國人依舊不在乎。

    “你看到沒有,我剛才是怎么弄死他們的?”

    “用箭射我,還拿炮轟我,你們轟得死我嗎?”

    “這些弓弩手也太菜了,簡直就是一刀一個的貨。”

    “哈哈,你們都不行,剛才我一招就殺了幾十個人,毀了幾架大炮,你們能做到嗎?”

    各國之人,又開始吹牛。

    聽到這些人吹牛逼,那個意志國使用護盾的高手,頓時把手上的盾牌往后背上一掛,一臉不屑的說道:“你們算老幾,跟我的防護盾比起來,你們全都是渣渣,要不是我用防護盾攔住箭雨,你們現在就算不死也全都中毒了!”

    “放屁。”

    “沒有你,我們一樣可以保護好自己。”

    “你不過就是攔住了幾只普通的弓箭而已,有毛用?”

    “就是啊,你不用防護盾,我們一樣有其他的手段來應對那些利箭,只不過是我們給了你一個表現的機會而已。”

    一時間,各國高手,紛紛圍攻意志國使用護盾的高手。

    人群中。

    原本是引領者的外蒙國武力負責人巴特爾,看著眼前的一切,很是無語。

    一旁的方丘也一樣。

    無語的掃了這些正在互相爭吵的人一眼,方丘邁步走上去,去到那個中了毒的高手身邊,仔細的檢查了一下對方手掌,發現對方的手掌心已經完全被黑色毒氣侵占了,要是再不解毒的話,這只手就廢了。

    “我幫你解毒。”

    方丘也懶得多做什么解釋,張口說了一句之后,直接把手指點在對方的手掌心中央,然后催動體內的金色內氣,透過指尖涌入到對方的手掌之中,快速的將其中的黑色毒氣,全部煉化一空。

    看到這一幕,各國高手都震驚了!

    “你這是什么招數,你竟然還能解毒?”

    “這可是劇毒啊,你這么快就幫他把毒解了?”

    “你用的是什么方法?”

    “你實力那么強,還會陣法,現在竟然還懂得解毒,你告訴我還有什么是你不懂的?”

    一時間,各國高手紛紛驚呼。

    很明顯,方丘表現出來的一切,已經完完全全的超出了他們的預料,令他們難以置信。
快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