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重生奮斗俏甜妻最新章節 - 第1049章 額外壓軸(2)

重生奮斗俏甜妻 第1049章 額外壓軸(2)

作者:持好書名:重生奮斗俏甜妻類別:玄幻小說
    季安寧對什么時候上場是沒有意見的。

    所以馮雅說的這個額外壓軸,她點頭同意了。

    距離演出結束還有幾個節目,季安寧最多還有半個小時的準備時間。

    馮雅又問:“安寧,你一會兒要唱什么?”

    “塞北的雪。”季安寧道。

    塞北的雪,馮雅若有所思的看著季安寧,這首歌可有不少高音呢。

    季安寧選這首歌,馮雅其實還很意外,馮雅還以為季安寧會選一首之前她表演過,歌曲輕快,又不是太高音的曲目。

    結果這個曲目著實讓馮雅大吃一驚。

    她沉默了半晌:“咱們這也沒有什么東西,伴奏有是有,就是不知道去哪合”

    季安寧既然已經定了上臺唱歌,又選了曲目,怎么也得合兩遍,找找節奏和感覺。

    陶艷已經出聲:“安寧打算在臺上清唱,不要伴奏了。”

    “什么?”馮雅吃驚的看著季安寧。

    難以想象,季安寧竟然要清唱。

    這首歌唱起來,要是破了音,沒有伴奏,那可是十分明顯的錯誤。

    連補救的辦法都沒有。

    但馮雅又看著季安寧信心滿滿的樣子,馮雅都去不好意思去勸季安寧,只得稍稍點頭,又和季安寧確認了一遍:“塞北的雪,清唱,對吧。”

    季安寧點頭。

    馮雅四處看著環境,這不是七九師,他們對這里并不熟悉,也沒有辦法帶季安寧去練習歌曲。

    她為難道:“實在是沒有場地練習,外面又太冷了。”

    現在外面冷風簌簌的刮著,想要出去練習,那根本不可能。

    季安寧搖頭:“沒事,你們不用管我了,我默唱吧。”

    季安寧實則是進了空間內,她喝了一口靈泉水潤嗓子。

    這罷她待在空間內,練習著這首歌曲。

    外面的杜若嬌仍舊沒有回后臺內,她正在演播廳看著其他人的演出。

    自然她也不會知道季安寧其實已經到了部隊的事實。

    直至好一會兒,她回到后臺,還沒多什么,只覺一群人都拿異樣的目光看著她。

    和杜若嬌還算關系不錯的女兵立即將杜若嬌拉到了自己的身邊:“若嬌不好了。”

    杜若嬌聞言先笑了一聲,她沒有不好,她現在很好。

    杜若嬌看她:“怎么了?什么事情?”

    那個女兵遲疑片刻,眼尾的余光掃向后臺隔間,她壓低了聲音:“你說的那個季安寧好像來了。”

    杜若嬌聽到這句話都不以為然。

    后知后覺的才回過神來:“你說什么?”

    h她沒有聽錯吧,季安寧來了?

    杜若嬌臉色僵硬,她不是親眼看到季安寧離場?

    怎么她才離開一會兒的時間,季安寧就出現了?

    杜若嬌臉色發白,怎么可能會有這樣發事情發生,季安寧竟然去而復返了。

    杜若嬌之所以敢在臺上說這些,就是因為杜若嬌自己知道季安寧不在。

    但現在,她心里沒譜。

    季安寧這個時候過來,肯定是要和她對著干的。

    杜若嬌可不敢在他們面前露出害怕的神色。

    她心里暗暗想到,季安寧離開這么久,肯定沒有再唱過歌。

    她安慰著自己就算是季安寧來了,也只是給她錦上添花。

    季安寧荒廢了這么久,是不可能比得過她的。

    杜若嬌整理著情緒,想要去給季安寧一個下馬威,她視線環顧一周:“季安寧現在人在哪?”

    那個女兵給杜若嬌指了去處:“就在那個小房子里呢。”

    杜若嬌說著就過去了。

    馮雅和陶艷看到杜若嬌進來,他們兩個人蹙眉:“杜若嬌你來干嘛?”

    季安寧在空間練習聽到這句話,立馬將意識拉回了現實。

    她睜開眼睛,果然就看到了杜若嬌。

    杜若嬌已經出聲:“馮姐,我是聽說安寧過來了,就進來和安寧打個招呼。”

    杜若嬌臉上表情變幻著,她輕輕笑了一聲,“安寧,你怎么才到,剛才我在臺上的時候,你怎么不上臺啊,我剛才一直在等你呢。”

    季安寧眉頭幾不可見的上挑,杜若嬌竟然還敢這個時候過來找季安寧。

    季安寧輕哼一聲:“不急,你能等的到。”

    杜若嬌聽出來了,季安寧這是一會兒打算上臺的。

    杜若嬌笑了笑,也好她也想見識見識季安寧的能力。

    遍道:“真的啊那太好了,只是你這么久不開嗓,現在登臺,我豈不是勝之不武。”

    這個勝之不武一詞,季安寧聽到不由冷笑。

    杜若嬌這么肯定她自己會贏嗎?

    陶艷已經憤怒的回道:“杜若嬌,你既知道安寧已經離開了文工團,你今天在臺上扯出季安寧做什么?”

    馮雅還要安排自己文工團的節目登臺,又要安排季安寧,這罷,馮雅直接道:“行了杜若嬌,安寧一會兒就上臺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別在這站著了。”

    正好馮雅也要處理事情,便帶著杜若嬌一起離開了。

    季安寧一直等到最后一個節目結束,馮雅上臺,季安寧便站在了上臺口,隨時準備上臺。

    馮雅站在舞臺的一側,她拿著話筒:“不好意思打擾大家幾分鐘,剛才大家期盼的的季安寧就在后臺,大家還想看最后這一個節目嗎?”

    “想!”

    “想!”

    觀眾席熱鬧成一片。

    馮雅露出了一個標準的笑容:“下面有請季安寧為大家清唱一曲《塞北的雪》掌聲熱烈不熱烈!”

    臺下立即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坐在領導席上的張雨愛聽到季安寧要上來,她下意識坐直了身子。

    她是喜歡季安寧這個孩子了。

    季安寧離開這么久,張雨愛都沒有見過,現在她也十分好奇季安寧現在變成什么樣子了。

    馮雅下臺,季安寧登臺。

    季安寧看著臺下烏泱泱一片,渾身輕松,沒有任何的壓迫和緊張感。

    她臺風一向穩。

    而當季安寧上臺,還沒有開嗓唱的時候,臺下的軍人們都已經瞪圓眼睛看著季安寧了。

    畢竟那張臉,不知道要比杜若嬌好看幾倍。

    對于他們來說,且不說唱的如何,就光是顏值,他們就已經哄鬧開了。

    他們也都見過杜若嬌,很從杜若嬌口中知道了她自己是小安寧,也就是說,眼前這位季安寧才是正主。
快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