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重生奮斗俏甜妻最新章節 - 第1175章 變化

重生奮斗俏甜妻 第1175章 變化

作者:持好書名:重生奮斗俏甜妻類別:玄幻小說
    這會兒秋娟已經走到了季安寧的面前。

    藍玉順著季安寧的眼光也看到了秋娟,她好奇的多看了幾眼秋娟,只聽秋娟上前幾步:“不好意思,打擾一下,可否借一步說話。”

    秋娟聲音婉柔,說話極為客氣。

    藍玉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視線落在季安寧的身上,那道目光,分明是在問季安寧這是怎么回事。

    季安寧也不清楚這突然出來的女人是怎么回事,印象中,季安寧并不認識她。

    她看了秋娟一眼:“我們認識?”

    秋娟誠實的搖頭:“不認識,我們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二樓還有空位置,季安寧視線往二樓看了看:“上二樓吧。”

    秋娟聞言立即點頭,但她還是先讓季安寧在前,她則是跟在季安寧的身后,秋娟心里暗想,姬洛口中的難相處,難打交道,在她眼中,也沒有那么差。

    藍玉不明所以的看著他們上樓,喊了一聲:“安寧……”

    季安寧回頭:“沒事,我一會兒下來找你。”

    二樓又不是沒有客人,季安寧直接帶著秋娟到了靠窗的位置坐下,季安寧坐在秋娟對面,桌子上放著茶水。

    季安寧作為飯店股東親自給秋娟道了一杯茶水,隨后,不緊不慢的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秋娟二話不說,將一直捏在手里的挎包放在了桌子上,她本來是以為季安寧會帶她去包間說話,坐在了這里,秋娟也沒有再提要求。

    二樓的客人不算太多,秋娟眼尾的余光觀察著四周,見無人注意他們這邊,秋娟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個東西。

    季安寧看著秋娟手掌成拳,也不知道要給季安寧看什么,季安寧的目光稀罕的盯著她的手看。

    片刻,秋娟將手攤開,露出來一塊石頭。

    季安寧不由皺起了眉頭,季安寧不知道秋娟拿的是什么玩意兒,但是在季安寧看來,秋娟手中那塊黑黝黝的,就是一塊石頭。

    “這是?”

    秋娟將手里的小晶石往季安寧那邊遞了遞,她不動聲色的看著季安寧:“你看這像什么?”

    秋娟將小晶石放在離季安寧最近的位置,任她觀賞。

    “石頭?”季安寧微乎其微的挑眉,這個女人不會是來給她推銷玉石的吧,可這成色怎么看也看不出是好的東西。

    秋娟搖頭:“你可以拿在手上仔細看看。”

    秋娟現在精神高度緊張,直勾勾的看著季安寧將小晶石拿了起來,就在季安寧拿起小晶石的那一刻,秋娟立即在心里默默念了一個咒法。

    也就是這一瞬間,季安寧拿在手中的小石頭忽然發燙,灼燒了季安寧的手心,季安寧下意識就將石頭放在了桌子上。

    她視線低垂一看,掌心破了皮,石頭上也沾染了她的血液。

    季安寧眉頭狠狠皺了起來,這石頭怎么可能會無緣無故的發燙,她面色冷沉下來,看著坐在對面的女人:“你是什么人?這是什么東西?”

    秋娟沒有說話,她仍舊在心里默念著咒法,沾染了季安寧血跡的小晶石突然散發出一道無形的力道。

    這道力量對旁人沒有任何影響,但季安寧卻不能動了。

    季安寧就好像被施了定身術一樣,一動不能動,又好像身體有什么要涌出來一般,她身子不能動,可眼睛卻看見桌子上的那塊成色發黑的小石頭,此刻通體發紅,紅得可怕。

    但也只是一瞬間的功夫,所有的感覺都消失了,石頭又變成了石頭,而季安寧又恢復了自由。

    季安寧眼疾手快的拿一個茶盞直接扣住了石頭,手掌壓在茶盞上方。

    秋娟還沒有從震驚中緩和過來,她難以置信的看著季安寧,怎么會這樣……剛才小晶石明明已經有反應了,可為什么一瞬間的功夫又消失了。

    有反應說明他們沒有找錯人,可小晶石的反應消失的太快,讓秋娟也搞不明白了,難道他們找錯了?

    可她身上明明有先族長的氣息,否則這小晶石也不會做出反應了。

    秋娟納悶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但小晶石已經落在季安寧的手里了,小晶石是他們姬家的圣物,不能丟了,秋娟頓了頓:“你這是做什么?石頭呢?”

    石頭被季安寧扣在茶盞下方了,剛才那種被困住的感覺,季安寧很清晰,她盯著秋娟:“先說說你是誰?這個石頭是什么東西?恐怕沒這么簡單吧?”

    秋娟看著被季安寧扣下的小晶石,眉頭緊皺,這才領會到姬洛口中的意思。

    她為難道:“就是一個普通的石頭,怎么了?”

    “普通的石頭?竟然是個普通的石頭,你急什么?”季安寧冷笑一聲:“我看這石頭不是什么好東西,你是姬家的人吧?”

    能干出這樣的事情,季安寧能想到的也只有姬家。

    他們用這個石頭是想要試些什么?

    難道是試她是不是他們姬家先族長的轉生,季安寧好笑的看著秋娟:“不說話就是承認了,要不你告訴我,這石頭測出了什么?測出了我是你們要找的人?”

    秋娟大驚,她神色變化,警惕的看著季安寧,壓低了聲音:“你知道什么?”

    這個季安寧似乎對姬家的了解要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多。

    季安寧聳肩:“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要是知道,就不會給你這個機會,我很好奇,這塊石頭測出什么了?”

    季安寧也想知道,他們姬家先族長轉生,和她有什么關系。

    秋娟沉默了兩秒:“我也不和你打啞謎,我的確是姬家人,你叫我秋娟就行,實話告訴你,你的這種情況我也沒見過,那塊石頭留著對你沒什么好處,除非你愿意當我們姬家的族長。”

    季安寧似笑非笑的看著秋娟:“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愿意讓我當你們姬家的族長了?你們姬家的族長挺隨便啊。”

    “你……”秋娟握緊了拳頭,她死咬牙關:“你和別人不一樣。”

    這小晶石不會無緣無故的有反應,如果不是有先族長的氣息,小晶石根本不會有任何的變化。
快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