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重生奮斗俏甜妻最新章節 - 第1264章 意料之內

重生奮斗俏甜妻 第1264章 意料之內

作者:持好書名:重生奮斗俏甜妻類別:玄幻小說
    藍玉一直待在季安寧這里,下午才離開。

    今天下午藍有為就要到青市了,部隊比往常更要忙一些。

    剛才藍玉離開的時候,季安寧也和她說了,如果晚上藺軍組織了飯局,季安寧怕是去不了。

    她還有小九和一一要照看,所以晚上的飯局,還得藍玉自己盯著些。

    送走了藍玉,季安寧便將兩個小家伙抱到房間,準備哄著他們睡覺了。

    小九和一一今天早上起的早,這會兒都開始犯困了,揉著眼睛鬧著覺。

    季安寧便拍著他們兩個小家伙的身子,嘴里輕輕哼著小曲,哄著他們睡覺。

    約莫半個小時的功夫,他們兩個小家伙便都睡下了。

    季安寧輕手輕腳的下了地,離開了臥室。

    王可已經到點下班了。

    季安寧不確定晚上顧長華會不會在家里吃飯,所以她并不急著準備晚飯。

    她閑的無聊,翻了翻茶幾下面放著的幾本書,又想了想果蔬基地的事情,這一想,時間過得也快。

    六點半,門外有了動靜,孩子還沒醒,季安寧知道是顧長華回來了。

    他回來的要比平時早一些。

    看到顧長華,季安寧沖著他笑了笑:“長華,是不是藍軍長到了。”

    顧長華點頭:“你知道了,晚上有個飯局。”

    季安寧神情微妙,果然和她想的一模一樣。

    季安寧子稍稍側了側,往外面隔壁看了看,雖然看不見隔壁的情形,大概也能猜出來,隔壁一定急急忙忙的準備飯局的事情。

    季安寧緩緩出聲:“讓帶家眷了吧。”

    顧長華點頭。

    “我不去了,你去吧,我已經和藍玉說好了,小九和一一太小,夜深了,抱他們出去亂糟糟的也不方便,你什么時候走?”季安寧早就考慮好了。

    顧長華手指輕輕的撫摸著季安寧的臉頰,最后落在她的耳垂邊,揉捏著她的耳垂:“媳婦,那你自己一個人在家害怕嗎?”

    “我又不是膽小表,你去吧,家里還有好多飯菜呢,我一會兒熱一熱就吃了。”季安寧臉上洋溢著笑容:“我在家等你回來給我講故事。”

    顧長華回來也主要是和季安寧說這件事情,部隊江杰森和林戰還在等著,顧長華這罷點頭,安頓好季安寧,出了家門。

    目送顧長華離開之后,季安寧剛要轉身,就看見了從隔壁出來的楊絡琴和楊絡嬌。

    今天,楊絡嬌打扮的格外艷麗,穿著一件修身的大衣,腰間系著一根腰帶,剛好將她前凸后翹的身材展露出來。

    一頭小卷發批在身后,臉上畫著濃妝,嘴上涂著紅唇。

    季安寧幾不可見的挑了一下眉頭,腦袋里突然蹦出來一個詞,廉價。

    她慢慢收回目光,關上了門。

    楊絡嬌的視線也注意到了顧家這邊,只是她的目光并不在季安寧身上,而是在顧長華身上。

    楊絡嬌之前只是聽說過顧長華年輕有為,卻從來沒有見過這位顧少將。

    雖然只是見了一個側臉,卻也讓楊絡嬌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只覺得那個側臉,也是驚為天人。

    楊絡嬌指著走在前面的顧長華,壓低了聲線:“姐,那個男人是誰?”

    楊絡琴頓了頓:“顧長華,就是季安寧的丈夫。”

    楊絡琴早就見怪不怪了。

    楊絡嬌驚呼:“他就是顧長華?我剛才沒看清,只瞧了一個側臉,感覺樣貌不凡啊。”

    楊絡琴哼笑了一聲,看著楊絡嬌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她扯了扯嘴角:“何止是不凡,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一會兒的飯局上,總歸是可以見到的,楊絡嬌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這倒是,不急。”

    楊絡嬌并沒有多想,想來也是側臉好看罷了。

    楊絡嬌自然想象不出來顧長華那張面孔。

    他們相繼都出了家屬院,季安寧則是待在家里伸了一個懶腰。

    這罷,她就又回房間看小九和一一了。

    看了看時間,這兩個小家伙也差不多是時候醒來了。

    季安寧趁著這個時候,給他們沖好了奶粉,沒過一會兒,他們兄妹二人就先后睜開了眼睛。

    季安寧先帶著他們去解決生理,隨后又給他們喂奶,前前后后忙下來,一個小時就過去了。

    她忙完孩子的事情,自己簡單將中午剩下來的飯菜熱了熱,填飽了肚子。

    季安寧并不知道此時,藍玉藍有為那邊的飯局是什么樣子。

    但想來今天飯局上人多,就算是楊絡嬌和藍有為碰了面,一時之間也發生不了什么,不過是相相面,具體事項還要看這以后。

    所以季安寧也就安心的在家里等著顧長華的消息了。

    她帶著孩子從沙發都客廳,轉悠了兩大圈子,一直到九點半,顧長華回來了。

    季安寧抱著孩子就在沙發上坐著,她一動不動的看著顧長華,他身上散著淡淡的酒味,并不濃。

    季安寧道:“喝了多少酒?”

    顧長華清醒的很,他先是將身上的衣服換了,又散了散身上的酒味,這才軟綿綿的道:“媳婦,沒喝多少,身上的味道很重嗎?”

    顧長華拉著自己衣服聞了聞。

    “不重,快和我說說,事情怎么樣?”季安寧搖搖頭,連忙喊著顧長華過來,讓他給她將事情的發展。

    顧長華習慣性的笑著摸了季安寧的腦袋:“沒發生什么,就是普通的一場飯局,我看藍軍長并沒有往女眷那邊看,藍軍長倒是問了你一句。”

    季安寧聞言稀罕的笑了笑:“沒和楊絡嬌照面?”

    “見肯定是見了,楊絡嬌期間過來敬了兩次酒,都被旁邊的副將擋下了,沒出什么大問題,應該沒事。”顧長華并沒有在藍有為眼里看出半點**,甚至都沒多瞧過楊絡嬌。

    顧長華隨機出聲:“媳婦,藍軍長今天挺高興的,想必是難得和藍玉這么融洽。”

    季安寧微微點頭,事情的發展是在意料之中,又好似在意料之外。

    不過有一點總是沒錯的,藍有為和藍玉父女二人的關系的確緩和了。

    如果這一次藍有為沒接納楊絡嬌,那他們父女二人應該不會有什么大矛盾了。
快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