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重生奮斗俏甜妻最新章節 - 第404章 威脅

重生奮斗俏甜妻 第404章 威脅

作者:持好書名:重生奮斗俏甜妻類別:玄幻小說
    季安寧知道今天是趙家過壽的日子。

    也知道劉老五極有可能親自去找了孟家的人,她看著此時孟微的神色,心里面大概已經猜出了幾分。

    季安寧微微挑著眉頭,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孟微。

    孟微猶豫之下點頭,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斷定季安寧已經知道了一切的事情,可孟微這會兒若是直接張口和季安寧提那紅布包的事情,豈不是明擺著告訴她,他們也已經知曉了。

    雖然孟翰讓孟微想辦法將紅布包從季安寧手中拿過來,但眼下的形勢,孟微覺得自己還是裝著糊涂比較好。

    她唇角僵硬的勾出一抹笑意:“嗯才回來。”

    這罷,他們兩個一塊到了李翠蘭那邊。

    李翠蘭和馬蓮正商量著打牌的事情,看著孟微和季安寧并肩走來,她笑沒了眼:“你們怎么碰一塊了。”

    季安寧搶在孟微前面出聲:“剛碰上的,孟微才從外面回來。”

    季安寧稀罕的看了孟微了一眼,并似是不經意間的提道:“對了,孟微上次你們送我的那個護身符還不錯,是在哪里求得。”

    “護身符?什么護身符?”李翠蘭好奇的看了眼孟微。

    軍區大院里的軍嫂本來就八卦,說到附身符,他們自己的丈夫都是軍人,說是附身符,其實也不過是給自己求一個寄托。

    被季安寧突然提及紅布包,本來就心虛的孟微,臉色唰然變白,不明所以的對上季安寧的目光,她唇角微張,季安寧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輕輕扯了扯嘴角:“在老家求來的,其實這種東西,哪個寺廟都可以求來的。”

    孟微這話是故意講給季安寧聽的。

    只聽季安寧不輕不淡的出聲:“這樣啊,我還想著讓大家伙都去求一個呢。”

    孟微現在聽到護身符這三個字,身子就不舒服,若是原先只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那現在,她已經可以確定,季安寧一定已經知道了。

    本來還想和季安寧打馬虎的孟微,遲疑片刻,她輕輕拉了一下季安寧的衣角,壓低了聲音:“安寧,我有事情想和你說,咱們去那邊說吧。”

    孟微給季安寧使了一個眼色,季安寧也忌諱孟微對她使什么手腕,所以是她帶著孟微往樓口的方向走了走,并沒有走得太遠,斜方坐著的幾位軍嫂,視線也剛好可以看到他們。

    季安寧定睛看著她,臉上也收起了笑容:“有什么事情你就說吧。”

    季安寧做事情一向直接,她有一說一,更不喜歡遮遮掩掩,既然壽宴上,孟微已經知道了一切,那么這件事情,就肯定要捅破。

    孟微不愿意捅破,季安寧就先發制人。

    孟微看著眼前氣場強大的季安寧,木納了幾秒,明明是她提出來要和季安寧說這件事情,怎么現在倒有點像是反客為主了。

    孟微深呼了一口氣:“安寧,你既然都知道了,那個護身符,你能給我嗎?”

    季安寧便知道,孟微姐弟擔心季安寧拿著那個紅布包會對他們孟家不利。

    “護身符?”季安寧若有所思的看著孟微:“真的是護身符嗎?孟微。”

    孟微面色徒然發紅,她雙手不安的捏著衣角,想方設法的在圓謊:“安寧,是護身符,雖然它的用處不同一些,可卻是用來防身的。”

    季安寧頷首:“防身?我怎么覺得是在防我?”她聲色一正,直截了當道:“孟微,我不知道你在懷疑什么,還是在好奇什么?但你和孟翰的行為,已經嚴重的侵犯了我的人權,你們是在監視我?還是覺得我有問題?”

    孟微驚詫的對上季安寧的目光,她唇口微張,卻是說不出話來。

    有問題?監視她?

    這兩點,孟微不能否認,她急著辯解:“對不起安寧,之前我實在是太好奇了,因為你和之前的變化……那么大……我只是好奇,我沒有惡意的,我現在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到此為止,我們就當什么都沒有發生,以后也肯定不會有這樣的事情,至于那個護身符,你能還給我嗎?”

    孟微的一句好奇就將季安寧打發了。

    季安寧正了臉色;“東西我是不會給你的,不過你大可放心,我不會揭露什么,當然這個前提是,你們不在想方設法的研究我?”

    季安寧好笑的斜睨了孟微一眼:“我有什么可研究的?同樣一雙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你對我有什么可好奇的?”

    孟微臉色一度難堪。

    季安寧不交出紅布包,他們怎么也不踏實,但聽季安寧的語氣,是怎么也不可能交出來了。

    她頓了頓:“你放心,我們已經清楚了,是我弟弟閑的無聊,才做這樣的事情,希望你不用怪他。”

    季安寧微微點頭,所以孟微直接將鍋丟給了孟翰。

    雖然季安寧知道,這紅布包是孟翰給她的,但季安寧幾乎可以斷定,如果不是孟微先有這個想法,孟翰根本不會去注意一個軍區大院的軍嫂。

    她勾了勾唇,“這是你弟弟的意思嗎?”

    孟翰只提了要拿回紅布包的事情,卻完全沒有提不在對季安寧動心思的事情,孟微還真說不準,孟翰的性子,她最清楚不過,倔強多疑,不會輕易放棄一件事情。

    事情越是難,他就越是有興趣,只怕……

    孟翰只是想將這個把柄拿回來罷了。

    孟微點頭:“當然。”

    “我知道了。”季安寧頷首:“天色不早了,我先上樓了。”

    季安寧話落轉身欲走。

    孟微見狀連忙追著季安寧上了臺階,她一把拉住季安寧,面色嚴肅,帶著破罐破摔的態度強調道:“安寧,那是我們孟家的東西,你不能霸著!”

    季安寧只是回身看著她,并沒有說話。

    孟微卻是壓低聲音,脅迫出聲:“安寧,這里只有我們兩人人,我要是從臺階上摔下去……我不想把事情鬧大,只是想拿回我們孟家的東西。”

    “孟微,你現在是在威脅我?”季安寧好笑的看了眼孟微,視線低移,落在她微微隆起的肚子上,孟微腦子是進水了嗎?威脅她?
快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