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重生奮斗俏甜妻最新章節 - 第664章 回村(2)

重生奮斗俏甜妻 第664章 回村(2)

作者:持好書名:重生奮斗俏甜妻類別:玄幻小說
    進了顧為國家,溫小麗一眼就瞧見顧長華并沒有跟著進來。

    她只當是顧長華在外面,還沒有進門,并沒有想到顧長華今年不回來過年。

    溫小麗稀罕的朝著季安寧這邊看了過來,旋即笑著出聲問金秀梅:“長華在后面呢?怎么還不進來?”

    季安寧聽到溫小麗的話,頓了幾秒。

    金秀梅也是楞了一下,大概是沒有想到溫小麗會這么問,金秀梅輕咳一聲,道:“長華今年有任務在身,沒回來呢。”

    金秀梅的話音剛落,溫小麗就差異的季安寧看去:“長華今年沒回來?”

    季安寧面色訕然,她微微頷首。

    只聽溫小麗嘆道:“怎么這大過年的還有任務?那過年長華也沒回來?”

    季安寧搖搖頭,溫小麗立即皺著眉頭道:“這過年也不回來……”

    溫小麗在一旁連著嘆了幾口氣,只說了幾句季安寧也不容易,便將話題移開了。

    季安寧跟著金秀梅在外面和溫小麗說了一會兒話,便跟著顧雪進了屋。

    顧長安則是在院子里站著。

    眼下,他們回村的事情,隔壁的陳秋玲和顧為家已經知道了。

    季安寧他們剛拜過年,**還沒有坐熱乎,陳秋玲帶著顧為家就過來了。

    因為顧遠現在不在家,李芬又和顧老爺子離婚了,所以過來的就只有陳秋玲和顧為家兩個人。

    陳秋玲當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還是像往年一樣,笑著進了門,扯著嗓子吆喝道:“哎呀,二哥二嫂回來了,剛才就好像聽著是二哥的聲音,沒想到還真的是二哥二嫂,二哥二嫂過年好。”

    陳秋玲依照往年的樣子,先過來拜年,這罷就直接拉著一臉尷尬難為情的顧為家坐在外屋的凳子上。

    “嫂子,三嬸過來了。”顧雪坐在里屋的大炕頭上,她聽著外面的動靜,壓著聲音和季安寧說。

    外面的動靜季安寧自然是聽到。

    她神色微斂,像陳秋玲這樣死皮賴臉,像狗皮膏藥的纏上來,他們還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季安寧唇角抽笑一聲,她眉間微乎其微的上挑:“你想出去?”

    顧雪立即搖頭:“我才不想呢!”

    上次陳秋玲過來找金秀梅的時候,顧雪也在,所以顧雪也很清楚,陳秋玲這次找上門為的是什么事情。

    這年頭,不缺的就是工人,可陳秋玲這哪里是為了普普通通工人來的,陳秋玲是想給顧遠找一份不累,還體面的工作。

    就像顧遠不學無術,怎么可能給他找上好工作,肯定是先要從體力活上干起。

    顧雪納悶的看了一眼季安寧:“嫂子,你想過去嗎?”

    季安寧扯著唇角:“我閑的。”

    金秀梅現在根本不可能讓陳秋玲說動,季安寧并不擔心,自然也不用她出去,她出去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不過一會兒,將孩子哄睡著的呂環坐在了炕邊上,從外面進來呂環自然是也看到陳秋玲和顧為家二人,但呂環沒有和他們打招呼,而是給金秀梅和顧為民拜過年之后就進了屋、

    被區別對待的陳秋玲和顧為家兩人的臉色明顯不太好。

    陳秋玲扯了一下唇角,雖然心里覺得膈應,但面子上并沒有表現出來,反而出聲道:“怎么沒看到長華和安寧?長華也回來了吧。”

    陳秋玲早聽說顧長華現在在部隊混的不錯,也有個一官半職,看金秀梅和顧為民和她話不多,她自然將注意打在顧長華他們小輩身上。

    到底有著長輩這一層身份,所以陳秋玲覺得她去找顧長華幫忙,或許還有些可能;。

    這罷,陳秋玲直接出聲提了顧長華一句。

    陳秋玲的聲音拔高,是故意想要讓在里屋的季安寧聽到,她并不知道今年顧長華沒有回來。

    陳秋玲一面喊著,直接一個人邁著步子,站在了門口。

    陳秋玲的目光將屋子里所有人都看了一遍,最后將目光落在了季安寧的身上,她看著季安寧,唇角微微上揚,勾著一抹笑容:“安寧,長華呢?怎么一直沒有看見他?”

    季安寧不動聲色的回看著陳秋玲,緩緩出聲:“怎么了?”

    金秀梅見陳秋玲進去,臉上有些不耐煩,她直接跟著進去:“陳秋玲,顧長華是我兒子,你問他做什么?他也不會幫你的,你自己的兒子不上進,還跑過來找我們!”

    金秀梅被陳秋玲折騰的已經沒有了耐心,她并沒有給陳秋玲留面子,直接出聲罵道。

    陳秋玲先是楞了一下,然后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很是難堪,她蹙著眉頭:“二嫂,你在說什么?”

    陳秋玲一副聽不懂的樣子,這幅模樣,將金秀梅又是氣的不輕。

    金秀梅直接道:“那我今兒就告訴你,你兒子的事情你別來找我。”

    現在金秀梅連陳秋玲欠的那些錢,都不想提,也懶得提。

    “二嫂,話不是這個話。”陳秋玲臉色雖變大,語氣尖銳,當還是道:“就算咱爸和咱媽離婚了,那為家和大哥二哥也還是兄弟啊?怎么老爺子臨死前,和我婆婆離婚了,也沒說要和為家斷絕父子關系吧?”

    金秀梅被陳秋玲氣的血壓蹭蹭蹭往上冒。

    她緊咬牙關:“你找我們辦事,辦不辦是我們的事,咋?兄弟就一定要幫忙辦事了?親兄弟還明算賬,何況這中間還隔著一層!”

    金秀梅扯著嗓子沒有好氣的出聲。

    她就知道,一到過年這幾天回來,肯定沒有好事,準是能影響他們的好心情。

    溫吞吞的溫小麗看他們二人吵的厲害,連忙上前出來打一個圓場。

    “這大過年的,吵什么吵,這多不吉利,你們快都少說上一句。”溫小麗將季安寧拉開:“陳秋玲,你就別在這鬧了,我們家為國和為民可是親兄弟,我們都沒說什么,你還想干啥?”

    季安寧似笑非笑的聽著溫小麗說的這句話,她眉頭微乎其微的蹙著,看不出來,眼前這個看似沒又什么手段,憨憨厚厚,溫溫吞吞的溫小麗,說起話還是一套一套的。
快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