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重生奮斗俏甜妻最新章節 - 第818章 我不是季安寧

重生奮斗俏甜妻 第818章 我不是季安寧

作者:持好書名:重生奮斗俏甜妻類別:玄幻小說
    這話說的沒錯,蕭山是醫者,但出了意外,就算是醫生,也沒有半分作用。

    不過唯一一點慶幸的大概就是季安寧知道蕭山水性不錯。

    方玉枝說蕭山是出海發生了意外,又沒有找到尸首,或許是他逃生了呢。

    季安寧心里還是慌亂的很,甚至在她的意識里,出現了一個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會回去嗎?回去他們原本的世界,這個想法讓季安寧心驚肉跳。

    季安寧立馬搖頭,這不可能。

    瓦斯爆炸,他們的身體或許已經不在了,他能回到哪里去?

    季安寧雙手緊緊的捏著顧長華的胳膊,她看著顧長華,淚眼婆娑,對于自己的失態,她不知道如何去和顧長華解釋。

    “蕭山他不會有事的!他一定還活著!”季安寧也不知道這話是在安慰誰。

    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氣,抬眼時,已經看到了顧長華安撫之中帶著的探究之意。

    他不明白,蕭山出意外的消息,會對季安寧的影響這么大。

    顧長華心有疑問,他將季安寧仔細的安頓在沙發上,給她倒了一杯熱水:“媳婦,你先別想太多,什么事情都有蕭家那邊,蕭山他機靈的很,一定有辦法逃生的。”

    顧長華也游走過生死邊緣,他都活過來了,所以他相信蕭山也可以。

    只是顧長華忽然有些好奇,如果他出了意外,眼前哭成淚人兒的小媳婦會不會為他流淚。

    顧長華緊抿下唇,將季安寧摟了起來,指間輕輕的擦拭著季安寧的淚珠,算了,他哪里舍得讓她哭。

    哪怕是他流血,他也不舍得季安寧流淚。

    顧長華輕輕吻了吻她的眼眸:“好了好了,沒事了,別胡思亂想。”

    “長華,你不知道。”季安寧搖頭,她明白,顧長華現在肯定很難理解,季安寧為什么因為這件事情這么難過。

    季安寧從來沒想要瞞著顧長華,也想要尋找一個合適的時機去告訴顧長華她的身份。

    季安寧抬起眼眸,她視線直勾勾的盯著顧長華看。

    “長華,有件事情,我想要告訴你。”她一字一句的說道。

    顧長華聞言,眉頭幾不可見的皺了起來,他心中有不好的預感,這件事情一定和蕭山有關。

    顧長華的好奇心其實并不重,他輕薄的下唇緊抿成一線,不動聲色的按住了季安寧的胳膊:“媳婦,我先去給你把面煮了,你去洗洗臉。”

    季安寧拽住了顧長華沒讓他走。

    他們既然都打算要孩子了,季安寧便覺得有必要告訴顧長華。

    顧長華回頭看了她一眼,眉頭緊蹙。

    還不等他開口,耳邊已經傳來了季安寧略微低沉的嗓音。

    “我不是季安寧。”

    這一句話如同一道驚雷狠狠的劈在了顧長華的身上。

    他一向平靜的臉色發生了變化,他深邃的瞳孔驟然加深放大,顧長華眉頭緊皺,俊朗的面頰上覆了一層冷氣,他拽住了季安寧的胳膊:“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你瘋了?”

    顧長華恨不得堵住季安寧的嘴巴。

    相對下來,季安寧已經很平靜了,她早就想要和顧長華坦白,如果他們真的決定要生活一輩子,要孩子,季安寧就不想繼續瞞著顧長華。

    孟翰那邊是個定時炸彈,等被人去將這事告訴顧長華,倒不如季安寧早早的自己和他去坦白這件事情。

    她頓了頓,“我沒瘋,這件事情壓在我心里很久,我不想瞞你,我不是這個時代的人,我來自未來,我知道這件事聽起來可能有些瘋狂,但是這是真的,只是很奇妙,我過來的時候,已經嫁給你了。”

    顧長華呆住了,他聽著季安寧這番話,難以置信,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未來?

    顧長華目光奇怪的看著季安寧,他不信。

    “你來自未來?你和我說這個做什么?說你和蕭山是一起來的?還是說你現在要離開?”如果她要離開,那這所有的一切,不過是一個荒唐的借口。

    “……蕭山的確是和我一樣都來自未來,在未來,我們是很好的朋友。”季安寧拉住了顧長華,“聽到他出意外的消息,我很難過,是因為他和我……”

    “夠了!”顧長華沉聲喝住了季安寧:“我不想聽你和他的事情,如果你說你過來時,就已經嫁給了我,那你是在后悔?”

    “當然不是!”季安寧連忙否認,天知道,她是有多慶幸,自己擁有了顧長華。

    “長華,我告訴你,不是因為我后悔,而是我想將我的全部都分享給你,我們是夫妻,我們不應該有秘密,不是嗎?”季安寧生怕顧長華理解不了,雖然在開口之前,她就已經抱了顧長華可能接受不了的心思,但當事實真的來臨時,季安寧發現自己受不住。

    顧長華看著季安寧,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季安寧。

    和季安寧對視了幾秒之后,他離開了。

    季安寧沒有喊他,看著他出了門,她還有很多事情都來不及說,似乎顧長華也并不想知道。

    季安寧坐在沙發上,扯了扯嘴角,看來她還是高估了自己,一個正常,生在這個年代的人,怎么可能會接受這個事實呢?

    會不會覺得她是個妖怪?

    季安寧煩躁的抓了抓頭發,這件事情她總歸要說,晚一點早一點,結果都是一樣的。

    她忽然想起蕭山在離開之前,問她的話。

    蕭山問她如果有機會可以離開這里,她愿不愿意回去,離開這里。

    她當初的回答是不愿意,這里她已經有了新的生活,現在她的答案仍舊沒有變,只是蕭山,季安寧希望他真的回去了,而不是徹底的消失在時間的洪流中。

    季安寧一個人待在家里,已經沒有什么胃口去吃飯,她擦干眼淚,讓自己心態放平穩一些,她知道顧長華今晚去部隊了。

    他是應該冷靜冷靜。

    顧長華不在,她就躺在了沙發上,反正知道今天晚上肯定睡不著,她抬著腦袋,瞪著眼睛看向天花板。

    她暗暗的問自己,后悔嗎?后悔今天沖動的告訴顧長華。
快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