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喪尸不修仙最新章節 - 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徒弟事兒太多(二更)

喪尸不修仙 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徒弟事兒太多(二更)

作者:彩虹魚書名:喪尸不修仙類別:玄幻小說
    身為奇跡的化身,夜王苦苦思索不得結果出關后,對著星子靜謐的天空喃喃來了一句

    “天氣真好,好久沒見神屠場了”

    話音未落,轟隆一聲,一方光影砸下比眨眼還快的將前后罩住,恐怖吸力自下而上。

    無歸鳳屠:你是魔鬼嗎?

    夜溪捂著嘴,訕訕:“我只是隨口一說,誰知道”

    畫舫太輕,被吸著往天上飛。

    靈光一閃,夜溪拍手道:“咱們就這樣被吸上去吧,去戰場。”

    說不得能見著鮫皇。

    兩人被她氣得不知是有脾氣好還是沒脾氣好了,用蒼涼的眼神看她。

    “被神屠場抽走的所有人,只會化成能量,不可能全須全尾到達另一端。”

    “哦,”夜溪點點頭,吼:“那你們還愣著干什么?反抗呀。”

    放出堡壘,讓畫舫直接飛進一處大倉庫,一行五個出現在外面透過結界看。堡壘沉重,一時定在空中不可撼動。

    “邪了門了,我怎么覺著這玩意兒奔我來的呢?我才一說就來了,以前也有過這樣,對吧?”夜溪問無歸鳳屠。

    火寶舉手回答:“對,上次去無器魔窟的途中就老遇上。但后來咱從無器魔窟離開就再也沒遇過了。”

    那次,夜溪原本懷疑針對她的后來又放過了,但這次

    眼一瞇:“是不是天道在搞我?”

    好像只有天道有這個能力和惡趣味。

    身形一閃,刎突然出現站在最前,一手負后,雪白廣袖和寬大的衣擺微微拂動,仰頭望向盡頭:“這個,大約是沖我來的。”

    嗯?

    幾只順著望去,才發現最上頭,一輪明亮的圓月,柔和卻不容忽視。

    “你仇家?還是故友?”夜溪問刎沒得到回復,看無歸,以口型問:“你家的人?”

    無歸搖頭,他也不知道。

    圓月照亮一方封閉天地,幾人漸漸相信這神屠場的確只沖他們而來。

    因為那恐怖的吸力吸了半天,并不見有一個人被吸上去,周圍也沒有殺氣,很是平靜,除了風大了點兒。

    夜溪抬腳蹭蹭后小腿,快點兒啊,有招出招,沒招再見啊。

    看刎,只見月光下,出塵的臉比月光更加奪目,深沉的眉眼間透露著一分悵然等等!老情人?

    月亮?

    月神!

    捂嘴嘀咕:“誒,你們說,刎是不是跟月神有什么不得不說的二三事啊。”

    四只立即瞪大眼,不會吧,月神誒,那個層級的人物呢。

    吸力減小,光芒大盛,五只忙去看空中。

    只見那輪圓月正在降落,越來越近越來越近,體積反而越來越小,落到刎的臉前時,只有一顆珠子那么大,鑲在釵環上的那種。

    其實這就是一顆明珠吧。

    所以就是個女的咯?

    明珠一起一浮的離著刎一小段距離的輕曼動作,夜溪立即斷定其主人必然是個溫柔的女子。

    一道女聲從其中傳來,溫柔清涼:“你可還好?”

    刎眉眼一深,點了點頭,唔了一聲。

    幾人伸長脖子踮腳上前,人呢?人呢?人影呢?

    “我”女聲幽幽拉長,許久:“快回來了。”

    刎又唔了一聲。

    急得夜溪抓頭發,說句“我等你”會死啊。

    然后沒然后了!

    那珠子升上天空變成月亮不見了,身周神屠場也跟著不見了。

    夜,靜謐,星,寂寥。

    夜溪跺腳:“就這樣?”

    刎轉身,不悅看她:“你想怎樣?”

    “至少說一句我惦念你,之類的吧。還有,那女的誰啊?漂不漂亮?跟你什么關系?”夜溪賊兮兮湊他跟前扯袖子。

    刎甚是無語,死丫頭不記得惹怒我我還沒原諒你嗎?

    拉出袖子轉身走。

    夜溪喊:“誒誒,她是來找你的意思吧?什么時候到啊?我好準備準備呀,哦,不,你親自準備。誒誒,她會不會誤會我和你的關系啊?”

    白袖甩甩,隔離聒噪。

    “嘖嘖,這樣的人還有美人兒惦記著呀,嘖嘖,這得多眼瞎啊。”

    一眾:“”

    無歸友情提醒:“先生說,讓你少惹他。”

    夜溪打了下嘴:“你們說,是不是男人越美越不愛美色啊。你們,寶寶,無雙,咱家的男人們,個個花容月色沉魚落雁,可沒一個對美色感興趣的,是不是自己長太美就瞧不上女色了?”

    無歸一嘆:“大好時光我們一定要討論這種無聊的問題嗎?不如暢想一下十萬二哈全折在無器魔窟里怎么辦?”

    夜溪一呆,不開心:“你怎么可以咒自家孩子。”

    無歸冷笑:“難不成你認為,他們進去幾個就能出來幾個?要不要我給你展示一下無器魔窟近年的進出數?”

    夜溪恨恨:“要是二哈出不來,我就把你扔進去。”

    話是這樣說,可她真擔心的不行,想了想,呱唧呱唧跑著去求刎。

    “進無器魔窟?你?”刎愕然,旋即失笑:“你讓我幫你?你”

    剛想說“你求我”,立即打住,讓這個沒臉沒皮的說“求”,太簡單。

    那該怎么說呢?

    忽然喪氣,對上這種沒氣節的他還真沒什么好法子。

    于是道:“簡單,你把你自己變成器。”

    夜溪鄙夷:“說得簡單,你給我演示演示自己怎么變成器?”

    刎道:“無器魔窟只能器進去,器一旦成神,再不得進。也就是說,擁有獨立身份,是不可能進去的。你嘛,把自己契約出去,充當個器靈混進去,不難。”

    夜溪瞇了眼:“有人成功過?”

    刎無語:“誰閑著沒事兒把自己賣身為奴的。”

    “那你還給我出這種餿主意。”

    刎笑:“你把你契約給你師傅唄,過后解了契約便是,你們不是很信賴對方嘛。”

    夜溪想了想:“有道理。”

    轉身出去。

    刎呆,她還真聽了?

    傻不傻?

    徒弟傻不傻不知道,但師傅不傻,沒多大會兒他的房門就被爆開,竹子又來了,兩人又打破天而去。

    夜溪嘖嘖搖著頭:“耍我,還不清楚小命被誰捏著呢吧。”

    竹子回來又將她敲得滿頭包:“干脆我不走了,天天跟著你可好?”

    “求之不得哇。”夜溪抱大腿,眨著大眼睛:“有個女的降下神屠場專門和他私會,誰呀誰呀誰呀?”

    竹子一忍再忍,忍無可忍。

    “不是給你揍人就是給你八卦,不然你跟我走,好好管教管教你。”

    “行啊,我也想多學些本事呢。”夜溪喜不自禁。

    竹子便嘆氣,有時候徒弟太沒臉沒皮是做師傅的一大困擾啊。

    “你跟我走,他們一個都不能跟。”

    夜溪噘嘴,收空間里不行嗎?

    “不行。我討厭聒噪。”

    “不聒噪我會死。”

    話說,她那個太安靜會發瘋的毛病好似還沒治好吧?

    竹子是不想給她治了,至少不是現在,一治又自閉怎么辦?他去哪里給她找星潮?

    既然她那么閑,那么

    手一抬一抽,夜溪發束上的小發箍便飛了過去,一晃,重新化為鏡子。
快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