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妙手神農最新章節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失敗的催眠

妙手神農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失敗的催眠

作者:夜猛書名:妙手神農類別:玄幻小說
    “對了,要不要給你也買兩身衣服?”

    都走到步行街口了,柳煙似乎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忽然轉身對余飛問道。

    “不用不用,我的衣服很多!”

    余飛急忙將腦袋搖的和撥浪鼓一樣,傻子才愿意回去再逛一遍。

    女人逛街做可怕的是,什么店都要進去看看,一條街上所有的店,都恨不得挨個看一圈,看到差不多的就要試一試,最后買的時候,卻嫌棄這個顏色深,那個顏色淺。

    不過柳煙也就是客氣一下,人家店鋪都要打烊關門了,畢竟大半夜買衣服的人畢竟是少數,沒必要上夜班。

    兩人打車回到了學校,看門老大爺精神很好的在看報紙,帶著的老花鏡,就是兩個放大鏡的鏡片,從遠處斜著看過去,一對好大的牛眼,相當的嚇人。

    “唉喲,回來了啊!怎么賣這么多東西?不要亂花錢,小伙子也不容易,以后還要過日子!”

    老大爺站起來嘮嘮叨叨的說到。

    “老人家,不要熬夜,容易傷身體,以后還要過日子呢!”

    余飛看到柳煙怪異的臉色,便站出來對老頭說到,這老頭真的好多事啊!

    “臭小子,找打是吧!”

    老頭一聽,余飛這是詛咒自己早死,立馬從**下面,抽出來了一根拐杖。

    “快走!”

    柳煙急忙一把拉著余飛就走。

    “為什么那個老頭老成那模樣了,校長還愿意讓他看大門?”

    走進去之后,余飛好奇的對柳煙問道。

    “那是校長的爸,老人家覺得,自己兒子當校長,那這里就是自己家,大門當然要看好了。校長本來找來一個退伍兵想要將他爸替換回去,沒想到兩個人一起被揍了一頓,然后再也沒提這個事。”

    柳煙將自己聽到的傳聞,告訴的余飛。

    “這個爸還真讓人頭疼!”

    余飛感嘆了一句。

    “誰說不是呢!校長現在有事出門,都是走后門,不然被抓住,都要被嘮叨半小時。”

    柳煙十分同情的說到。

    “你們校長就沒考慮過,給他爸找個老伴嗎?”

    余飛想了想之后,覺得這個老頭主要還是閑的蛋疼,給找個老婆子陪著,肯定就沒這么多事兒了。

    “這個主意不錯,明天我給校長說一說。”

    柳煙聽完覺得余飛說的很有道理。

    兩個人聊著天,快走到宿舍樓下了,柳煙覺得明著帶余飛回去不太好,所以讓余飛后面上樓,自己前面先上去了。

    可憐的余飛,只好蹲在樓下點了一根煙,一大堆的包和袋子,放在手邊,有一口沒一口的抽著。

    放學之后的校園,看起來總有那么幾分蕭瑟,畢竟和白天熱熱鬧鬧的學校對比起來,就顯得太冷清了。

    老師們這會大多數都回來了,樓上大多數的燈都亮著。

    余飛一根煙抽完了,準備上樓的時候,忽然看到漆黑的教學樓里面,仿佛有一個人影晃動了一下,他本沒有注意,再定睛看去的時候,發現又沒有人了。

    余飛覺得也許是老師去取東西了,也沒有在意,就拎著東西上樓了。

    柳煙專門給余飛留著門,余飛上來的時候,各個公寓的門都關著,沒有人發現他,他急忙鉆進了柳煙的單間里面。

    這種偷偷摸摸的感覺,讓人覺得好像偷情一般刺激。

    “沒有人看到吧?”

    柳煙正在洗臉,看到余飛進來了,順手鎖上了門,便對余飛說道。

    “有。”

    余飛一**坐下去躺在了沙發上,然后說道。

    “誰?”

    柳煙緊張的問道。

    “看門大爺啊1”

    余飛賤兮兮的笑著說道。

    柳煙白了他一眼,又轉頭認真的洗臉去了。

    看門大爺雖然嘴賤,喜歡親自逗別人,不過從來都不嚼舌根子傳閑話,這一點讓柳煙十分的放心,看到就看到了也沒事。

    “對了,我剛剛看到,教學樓上好像有人。”

    余飛躺在沙發上,明明就是吃了個宵夜逛了個街,但是自己感覺仿佛和人大戰了一場一般,一邊伸懶腰一邊說道。

    “不會啊!你看花眼了吧,教學樓一放學就會徹底鎖上,誰也上不去的!”

    柳煙從洗手間伸出頭說道。

    “那也許是我看花眼了!”

    余飛攤攤手,沒有再堅持,雖然他可以肯定,自己看到了人影,不過他可不想半夜帶著柳煙去逛教學樓,那地方鬼片看多了總讓人不舒服。

    柳煙洗完臉之后,又沖了個澡,穿著睡衣才走了出來,臉上還敷這面膜,就是那面膜做的有點逗比,竟然印著猴哥的圖案。

    “哈哈哈哈……”

    余飛本來在看電視,轉頭看了一眼頓時笑翻了。

    “笑什么笑,趕緊去洗個臉,給你也貼一個,給皮膚保濕還能美白!”

    柳煙白了余飛一眼說道。

    “哈哈哈哈……”

    看到柳煙那個白眼,余飛笑的更不行了,實在是猴哥的臉,配上柳煙的妖精身材,讓人三觀盡毀,這商家也是人才。

    “趕緊洗!”

    柳煙被笑的不好意思了,硬拉著余飛進入了洗手間,余飛敷衍的洗了一下,柳煙給他也貼了一個,然后柳煙也笑了起來。

    “我一個爺兒們,長個猴哥臉怎么了?”

    余飛臭美的調整了一下面膜的高低。

    “我給你貼的是豬八戒!炳哈哈……”

    柳煙給余飛遞過去了個鏡子。

    “@#¥%……”

    余飛看了一眼鏡子里的自己,臉色立馬就垮了,柳煙這絕對是故意的。

    其實余飛的身體,在靈氣不間斷的滋養下,根本不會老化,更加不會缺水,所以他洗不洗臉,貼不貼面膜都可以,只是為了滿足柳煙的平衡心理而已。

    咚咚咚……

    這時忽然有人敲門,柳煙看了一眼時間,都十一點半了。

    “誰啊?”

    柳煙走到門口問道。

    “是我,我給你買了藥,還買了水果,你開開門,我進來看看你!”

    那個啰嗦之極的女老師又來了。

    “不用了,我已經沒事了,都睡下了。”

    柳煙無奈的說到。

    “都是女人,你睡下了又能怎么樣,我就是看看你恢復的怎么樣了?”

    那個女老師堅持要進來。

    “你先進去!”

    柳煙只好轉頭指著洗手間說到。

    余飛無奈的攤攤手,走進了洗手間里面。

    然后柳煙將那個女老師放進來之后,又是一陣噓寒問暖,還嫌棄她生病不該洗澡,要多休息不能下床等等……

    余飛無奈的坐在馬桶蓋上等待,柳煙再次想方設法的告訴對方,自己并沒有生病,現在已經很正常了,對方可以去休息了。

    終于女老師準備離開了,可是一轉身,竟然又走向了柳煙的洗手間。

    柳煙無語了,藏在里面的余飛也無語了,你們家沒廁所嗎?你每次來都要在這里上!

    余飛站在門口,等待對方開門,那個女老師打開門的瞬間,余飛急忙伸手開始催眠。

    “哈哈哈……”

    可是因為對方在看到余飛臉的一瞬間,情緒瞬間爆炸大笑了起來,余飛的催眠術竟然失效了。

    女老師直接笑的蹲在了地上,柳煙的面膜,她看到之后一直都在忍者笑,可是看到余飛之后,徹底的忍不住了。

    “喂喂喂,別笑了,抬起頭看我!”

    余飛還急著將她催眠了之后,讓她離開這里,也不在乎對她態度如何了,反正自己會消除她這一段的記憶。

    “柳老師,別人金屋藏嬌,你藏了個什么玩意兒啊!炳哈哈!”

    可是那個女老師,笑的根本不抬頭,余飛都沒法催眠。

    她還在哪里一邊笑,一百年對柳煙說道。

    “給老子抬起頭來!”

    為了止住對方的笑容,余飛只好兇一點,試圖嚇住對方。

    果然在他語氣不善之后,那個女老師驚恐的抬起了頭,余飛急忙伸手,全力發揮自己的催眠術,終于再次將對方催眠。

    “忘掉來這里的所有事,會自己的公寓去!”

    余飛下達了命令。

    “忘掉來這里的所有事,會我的公寓去!”

    啰嗦女老師木那的重復了一邊命令,站起來轉身離開了。

    余飛急忙跟上去關上門,終于松了一口氣,這女人他娘的也算是個極品了,簡直就是大話西游里的唐僧轉世。

    “剛剛就是她因為看到你的模樣,情緒太激動,笑的太厲害,所以你第一次催眠失敗了嗎?”

    柳煙在對方離開之后,急忙對余飛問道。

    “很聰明,猜對了,可惜沒獎勵。”

    余飛點點頭。

    “那個老師其實人不壞,就是有點啰嗦。”

    柳煙給余飛解釋道。

    “看的出來。”

    余飛點點頭。

    “我洗點水果吃。”

    柳煙又拿著蘋果去洗了,余飛坐等吃就行了。

    咚咚咚……

    可是柳煙剛剛洗完了蘋果,拿出來兩個人準備吃的時候,門又被敲響了。

    余飛不用柳煙說,自己走進去了洗手間。

    “誰啊?”

    柳煙走到門后問道。

    “柳老師,是我啊!你的病怎么樣了?我剛剛回來給你買了水果和藥,卻不知道丟在哪里了,我來看看你好點了沒?”

    那個啰嗦的女老師又來了。

    “……”

    余飛和柳煙此刻都無語至極,剛剛余飛要求她將來這里的記憶都忘掉,然后她真的都忘掉了。

    然后回到自己的公寓之后,和以前的記憶拼接起來,她覺得自己還沒來過,認為自己剛剛回到學校,然后又來了。

    柳煙和余飛都有一個問題想問,她回到自己的公寓之后,到底把廁所上了沒?

    柳煙急忙將那位女老師之前拿來的東西,全都藏起來之后,才在她堅持不懈的催促下打開了門,然后還是之前的問題,還是之前的那些話,說完之后,她又走向了洗手間。

    這次余飛把面膜取下來了,免得自己催眠失敗,將對方催眠之后,余飛忽然不知道怎么下令了。

    “就說讓她忘記要上廁所,回去了再上!”

    柳煙急忙提醒道。

    “忘記要上廁所,忘記看到我,記住你已經看望過柳老師了,柳老師病好了,睡下了!”

    余飛無奈的下了命令。

    “忘記要上廁所,忘記看到你,記住我已經看望過柳老師了,柳老師病好了,睡下來了!”

    那個女老師重復了一遍命令,轉身渾渾噩噩的走了出去。
快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