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神隱最新章節 - 第八二八章偃旗息鼓

神隱 第八二八章偃旗息鼓

作者:苗棋淼書名:神隱類別:玄幻小說
    “什么辦法?”我驚喜之間看向了鈴兒,她卻紅著臉吻上了我的嘴唇。

    我雙眼猛睜之間,一股至純的蛟龍之氣從她口中絲絲游來鈴兒是想用龍氣激活我體內的蛟龍血,加快恢復傷勢。

    “別動!”

    我僅僅聽見鈴兒說了一聲別動,就被她用力抱住了身軀。而我也漸漸失去了意識,我唯一記得的是自己的手接觸到了一片細膩光滑的肌膚。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石床上,鈴兒坐在離我不遠的地方,一直看著水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我的衣服肯定被解開過。

    我看向坐在遠處的鈴兒,一時半會兒不知道該說什么,鈴兒卻先開口道:“不要問我剛才發生過什么好么?”

    “嗯!”到了現在我也只能點頭:“那個……你怎么知道,蛟龍之氣能恢復我的傷勢?”

    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只能這樣去找話題,鈴兒低聲道:“現在什么都不要問我行么?以后,有機會我會慢慢告訴你!”

    “嗯!”我又不知道說什么了?鈴兒卻轉頭向我笑了一下:“你也不要想太多,有些事情注定要發生,躲是躲不過的,既然已經發生了……算了,這件事以后再說……或者再也不用說。”

    鈴兒最后一句話聲音很低,甚至帶著幾分自言自語的意思,如果,不是我耳力超群,恐怕還聽不見她最后的那句話。

    鈴兒站起身來拉下室內機關,一道暗門隨著機關緩緩開啟之間,鈴兒說道:“你不用覺得奇怪,我師父來了,他不方面出面,才在暗中給我傳音。我能帶著你游進這件密室也是他的指點。”

    “那我們剛才……”我的話說到一半臉就紅了,鈴兒的臉也紅到了耳根:“別瞎想,我師父不會偷看的。他跟我說洞庭龍宮有一座隱秘通道,是專門給被囚龍類喂食的地方。你跟著我走。”

    我這時才看見鈴兒手里拿著一張草草畫出來的地圖,看樣子那副圖剛剛畫出來不久,鈴兒的師父應該也在洞庭龍宮里。

    任縱橫來了?

    狐媽跟我說過:如果說探神五絕是探神手的傳說,那任縱橫就是五絕的傳說。秦紅妝說過,任縱橫一人可抵五絕,其實這個說法并不夸張。甚至還得到了其他三人的認同。但是任縱橫卻很少出現在探神手的視野當中,他似乎也從不探索神話禁區,卻又在很多禁區當中留下了足跡。有人甚至懷疑,他只不過是出于好奇跑到神話禁區里去看了一眼而已。

    可他看上那一眼的意義又在哪里?

    沒人知道任縱橫想做什么,但是所有人都希望能闖到任縱橫經歷過的禁區,因為他總會留下讓人保命的線索。

    這次任縱橫趕到洞庭龍宮究竟是有心,還是無意,可是他既然到了洞庭龍宮為什么不肯現身?

    我正在胡思亂想之間,已經被鈴兒帶著走過了幾間密室,一直走到一座空曠的大廳里才停了下來,鈴兒疑惑道:“師父把最后的地點給標注在這兒了,可這兒怎么什么都沒有啊?”

    鈴兒的話沒說完,我就聽見吳瞎眼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把人全都綁好,過一會兒,該來的東西就來了。”

    我順著聲音往前走了兩步,才看見密室的墻面上留著幾道縫隙這間密室一開始肯定不是現在這樣子,是有人故意封閉密室一面。

    從我現在的位置上往下看,正好能看見洞庭龍宮的核心,雄偉皇宮雖然沉默水底,卻仍舊難掩其往日光輝。僅是宮殿露出的屋頂就足以引人震撼,更不要說是藏在水下的全貌。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我現在所在位置,應該是一座觀龍臺。

    當年,能站在這座觀龍臺上,將水中神龍,水底皇宮當做玩物觀賞之人又是何等存在?

    那時,我已經來不及去震撼,去思索什么。因為,吳瞎眼已經在下面擺好了陣勢。

    我本以為,吳瞎眼會帶著另外一支人馬殺到,實際上,他身邊只不過多出了一個人而已,那人就是我見過的李家傳人李。

    吳瞎眼和李僅僅出動了兩個人就控制了所有的探神手,更可怕的是,探神手一半人馬把另外一半人捆在了岸邊的柱子上。

    吳瞎眼淡淡問道:“外面準備得怎么樣了?”

    李恭敬回答道:“回東王,外面的情況就跟你預料的一樣,探神手和李家正在猛攻陳文,完全拖住了對方,短時間內,不會增援龍宮。”

    “嗯!”吳瞎眼微微點頭道:“那個叫王關的人抓住了沒有?”

    “已經拿下了。”李回答道:“有李瑟瑟……不,是北王納蘭小姐親自看守, 絕不會有問題。”

    “納蘭那丫頭辦事我放心。”吳瞎眼道:“掃尾的事情做的怎么樣了?”

    李點頭道:“一切順利,只要東王離去,所有痕跡都被消除。”

    “做得很好!”吳瞎眼自言自語的道:“老王啊!我特么的,當年怎么就欠了你的人情,真特么要命。”

    李試探著道:“東王說的可是……”

    吳瞎眼冷眼向對方看了過去:“這些事情是你該問的么?”

    “屬下該死!”李被吳瞎眼那一眼嚇得連退了兩步,低著頭站在那里不敢出聲了。

    觀龍臺下一時之間沒人說話,而我卻皺起了眉頭。

    原來整個洞庭龍宮任務都是在吳瞎眼的策劃之下, 他一個人就牽動了無名宗和研究所的所有力量,而他所付出的只不過是犧牲了一個張子碩的代價。

    到了現在,我完全可以肯定,張子碩,李瑟瑟,李一開始可能卻有其人,后來卻全被吳瞎眼的人馬所代替。尤其是李瑟瑟,換掉了她的人竟然會是跟吳瞎眼同等級別的存在。

    他們自稱“東王”、“北王”可見他們來自同一個組織,而且還是那個組織當中的絕對高層。

    戰王!

    我在神魔墓園里見到的那個人被稱為“戰王”,難道他們都是一路人馬,吳瞎眼和戰王都是“他們”的人?

    我猛然看向吳瞎眼時,后者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向我這邊抬起了頭來。

    我趕緊一蹲身子藏在了裂縫之下, 可我直到蹲在地上,才算反應過來。如果,吳瞎眼早就發現了我的行蹤,我再怎么躲也沒有用,還不如站起來看個究竟。

    等我再次起身時,龍宮上方已經蕩起了一座旋渦,高速旋轉的湖水帶著牛吼般巨響向外不斷擴張之間,湖面上掀起了水汽,僅僅是片刻之間,如同云霧般的水汽便從湖面上氤氳而動,眨眼之后便充塞了整座巖洞。此時,我也看見一道粗如天柱般的黑影從水底沖天而起直上觀龍臺,下一刻間,足有卡車大小的龍頭便在觀龍臺外撥開云霧,赫然顯形。

    我的目光僅僅與真龍雙目一觸,整個人就像是被抽掉了魂魄,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好在真龍并沒注意石板之后的動靜,翻過身去撲向了-湖岸,刺耳的慘叫聲在觀龍臺下瞬間沖起時,我也的身軀也恢復了知覺。

    等到鈴兒扶著我看向臺下時,原先被捆在柱子上的探神手,不僅已經全部消失無蹤,就連他們身后的柱子也沒了半截。

    重新恢復了平靜的湖水上到處都是散碎的木屑,偶爾還能看見幾塊殘破的衣角,再沒了其他的東西。

    吳瞎眼的臉色顯得異常陰沉,站在水邊等了半晌才說道:“馬上撤離。”

    李驚訝的看向吳瞎眼道:“東王三思啊!醉龍散很快就要奇效了,我們現在撤離,豈不是前功盡棄了嗎?”

    吳瞎眼搖頭道:“不行,我們帶來的人太少,就算把他們全都喂了龍,也無濟于事。”

    李反手指向最后面的葉尋:“那不是還有葉尋,他的體質異于常人,可以服用大量醉龍散而不死,只要把他扔進龍池一切都能解決。”

    我大致聽懂了李的意思,他是說醉龍散,可以麻痹湖底真龍。但是,作為誘餌的人卻沒法服用太多醉龍散,一旦超過某種劑量,服用了醉龍散的人就會因此暴斃。真龍不會去吃死肉,只能用活人作為誘餌,剩下探神手的數量不足以麻|醉真龍,所以李想要用葉尋他們來頂賬。

    我伸手握住刀柄之間,吳瞎眼冷聲道:“你的話是不是太多了一點?”

    李微微一愣之后,仍舊沒有放棄說服吳瞎眼的打算:“東王,真龍就在眼前,水下還有山河社稷圖哇!咱們不動手,就等于把山河社稷圖留給了陳文。我們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嗎?東王……”

    李的話沒說完,就被吳瞎眼給掐住了脖子:“我說過,你的話太多了。還有,我進不去的地方,就算一百個陳文也別想進去,你可以走了!”

    “東……”李還沒來得及求饒就被吳瞎眼扭斷了脖子,后者扔下尸體之后淡淡說了一句:“無名宗屬下全部自盡。”

    無名宗從齊雁以下所有人都拔出匕首抹向了自己的脖子,接二連三的橫尸就地。

    吳瞎眼退到葉尋和李小貓身邊:“王歡,你想要他們兩個的命就從原路回去,我在入口處等你。”

    吳瞎眼說完也不管我答不答應,一手一個夾住葉尋和李小貓縱身離開了龍池。我來不及猶豫什么就順著密室原路返回柳毅井。我剛從井口出來,就見吳瞎眼帶著葉尋他們兩個在我遠處晃動了一下身形,飛快的縱身奔向山林深處。

    我和鈴兒一直追了他們二十多分鐘,才見吳瞎眼停了下來,葉尋和李小貓全都在吳瞎眼身側,但是他們兩個臉上絲毫不見表情,乍看上去就和兩尊泥人毫無分別。

    我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見一個女人帶著王關從林子里走了出來,我看不清她藏在面紗下面的面孔,但是看她身形,應該就是假扮李瑟瑟的北王納蘭。

    吳瞎眼向對方點了點頭,才向我說道:“小歡子,你一定很奇怪我為什么非要藏在你身邊,把你弄進真正的洞庭龍宮對不對?我這樣跟你說吧!我確實是你認識的吳瞎眼,但是我的真名叫吳天命。是你爹的結義兄弟,你能想起我來,是因為納蘭在你身上動了點手腳。當然,這些事情都是你爹的安排。”

    我猛然看向對方:“你說什么?我爸在什么地方?”

    吳天命擺了擺手道:“王戰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他只不過給我扔下一句話就走了。他讓我把你合理的弄出江湖。”

    吳天命伸手往旁邊一指:“葉尋他們全都在這兒,過一會兒,我就會用失魂秘法修改一下他們的記憶,王關也會代替你死在這里。這樣一來,你就可以完美的離開江湖了。”

    我下意識的握緊刀柄之間,吳天命卻說道:“我此前一直都在考慮,要不要抹掉你的記憶。后來想想還是算了。只要你能按照你爹的安排遠離江湖就行,我勸你離開華夏,短時間內不要回來。”

    我手扶著刀柄看向了對方:“如果我說不呢?”

    “我就知道你不會同意,你這孩子從小就犟。決定的事情幾頭牛都拉不回來。”吳天命搖頭道:“我答應了你爹,一定得把你弄走。所以,我只能所委屈你了。”

    吳天命說話之間往我身上看了過來,狐媽的聲音也在遠處傳來:“我兒子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做主。”

    “雪妖狐!”吳天命看向狐媽時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你來干什么?你過來不是特么的添亂么?”

    狐媽冷聲道:“你回去告訴王戰那老犢子,自己的屁|股自己出來擦,別特么的扔下一句話就沒影兒了。”

    吳天命皺著眉頭想了想道:“雪妖狐,你跟王戰之間的事情,我多少也知道一些。這事兒,只怕你得自己跟他說,不過,我既然答應了王戰,就沒有半途而廢的道理。納蘭,你接下雪妖狐……”

    吳天命話沒說完忽然一皺眉頭:“沒想到秦紅妝也來了。算了,這里的事情,我管不了了。咱們后會有期,不過,我也奉勸你們一句,有些恩怨還是別牽扯另一輩人,那是作孽。”

    吳天命說話之間和納蘭同時抽身而退,狐媽也沒去阻止,就那么看著他們兩個消失在了自己的視線當中,我卻回頭向樹林里看了過去,可我卻怎么也找不到秦紅妝的影子。

    狐媽低聲道:“別看了,秦紅妝走了。你跟我來,我有話對你說!”

    狐媽把我帶進樹林單獨談了好一會兒,她什么事情都沒瞞著我,我聽完之后腦袋卻一直嗡嗡作響,狐媽給我的信息量太大,我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

    狐媽拍了拍我的肩膀:“你還是先躲出去一段時間再說吧!傍自己點時間,也給王戰和秦紅妝一點時間。我讓葉尋,李小貓跟你一起走。葉尋,帶他走。”

    葉尋二話沒說就把我給背了起來,這一次,我們仍舊是坐的偷渡船。狐媽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的去向。我也一直沒跟她聯系,直到我上船之后,我才對葉尋說道:“葉尋,我想給狐媽打個電話,問問她洞庭龍宮的事情怎么樣了?”

    “不行!”葉尋搖頭道:“你現在不能跟任何人聯系,也不能讓任何人找到你。狐媽早就料到了你的心思,她讓我告訴你,探神手一旦遇上打不開的禁區,就是把禁區入口重新封死,直到有了把握再去探查。”

    “洞庭龍宮里藏著上古至寶山河社稷圖,還有真龍把守。已經超出了天級禁區。就算五大宗門聯手也未必能討到什么便宜。況且,陳文發現的禁區就不會讓別人隨便染指,他肯定會派重兵把守。不讓探神手越過雷池半步。你就放心好了。”

    “風水秘術的秘密沒解開啊!”我故意說道:“你看,風水秘術究竟是什么我們不知道;真龍和風水有沒有聯系,我們也沒弄清;誰把真龍囚禁在洞庭湖里,咱們也沒個準譜;這算是出任務么?”

    葉尋再次搖頭道:“探神手遇上這類情況多了去了,誰也沒說,必須要得到個究竟,你就別操那個心了。你的心思,我明白。換了我也不會甘心就這么一走了之,但是,有一點你得想清楚。你現在回去能怎么樣?你回去只能牽扯更多的恩怨,牽扯更多的人。”

    “有人會拿你做文章打擊秦紅妝,也有人會把你當人質威脅王戰。你的對手太強,而你又太弱。你有了危險,我們都不可能見死不救。最后的結果,很可能是把研究所的人全都搭進去給你的沖動陪葬。聽我的話,好好在海外休整一段時間。或者,等你能跟五絕比肩的時候再回來。”

    葉尋聲音一頓道:“這是狐媽的原話!”

    狐媽的話雖然有些傷我的自尊,可我不得不承認她說的沒錯。我現在還沒有資格參與探神手和試天衛的紛爭,回去對誰都不利。

    看來我真的要離開一段時間了,為了將來的還能回到江湖而離開江湖。
快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